愿你近日诸事皆顺。
真•冷圈写手兼灵魂画手

【您】上


#纯属搞事情,言语不当,请见谅。
#我是真心爱他们的,没有黑任何一个人的意思。
#be预警。
#严重ooc。
#短小也不精悍。

    我不是那个偏旁,所以没法和你配成您。

    焦迈奇也不记得自己是什么时候和尹毓恪在一起的。
    两个人一开始甚至只是比较聊得来的网友,同在一个粉丝群,交情却也不算太深。
    直到一次偶然的互寄明信片的活动才发现原来两个人在同一座城市,同一所大学。
    尽管尹毓恪还只是个大一新生,焦迈奇已经是一个即将毕业的大四...

【烫】


#纯属搞事情,言语不当,请见谅。
#我是真心爱他们的,没有黑任何一个人的意思。

    若能再多看一眼,滚烫的心,炙热的眼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-------蔡健雅《紫》

    黄榕生明天就要去参加全封闭式的奥赛集训了。
   ...

【校园罗曼屎】拾叁&END


#纯属搞事情,言语不当,请见谅。
#我是真心爱他们的,没有黑任何一个人的意思。
#其实这篇文的结局纠结了很久才在今天发出来。因为我也私下里回看过这篇文,自己都觉得写得并不好,逻辑应该也有问题。所以说,嗯,这一篇文我就直接把它了解了,也就是只说凶手,别的那些什么的我就不写了。
#嗯,所以,凶手是焦迈奇。
#我不确定这篇文以后会不会删。
#谢谢。

【哗啦啦 少年再见】


#纯属搞事情,言语不当,请见谅。
#我是真心爱他们的,没有黑任何一个人的意思。
#最近真的很忙,真的不好意思。

-  小时候我的外婆家旁有条铁道
    “焦迈奇,快起床,太阳晒屁股啦!”
    尹毓恪踮起脚尖,小脑袋靠在窗台上,扑闪着眼睛。
    “我再睡五分钟嘛!”
    被子里发出焦迈奇闷闷的声音,似乎是为了躲避耀眼的阳光。
    “我们今天不是还要去河边玩吗?去晚了,就没有小鱼了。”
    尹毓恪可怜巴...

【我的名字】


#纯属搞事情,言语不当,请见谅。
#我是真心爱他们的,没有黑任何一个人的意思。
#【人间慢步】姊妹篇。

请记住我的名字,请记住我还在找你。

    这已经是尹毓恪创造的第758个时空了。
    尹毓恪叹了口气,着手准备进行第759次实验。
    第758号时空里没有焦迈奇。

    早在二十万年前,宇宙爆炸,一切,包括他的爱人焦迈奇都在顷刻间灰飞烟灭,除了尹毓恪。
    许是造化弄人。
    怀着无处倾诉的悲伤,尹...

【凄美地】


#纯属搞事情,言语不当,请见谅。
#我是真心爱他们的,没有黑任何一个人的意思。
#BE且严重ooc。
#短小也不精悍。

    “赵英博,有什么话出来说,别闷在房间里!”
    门被拉开,带动起来的风划在黄榕生脸上。
    “你不要走。”
    “我要结婚了,住在这里也不像个样子。”
    “为什么要结婚?”
    “你以后也会找到一个陪你走完余生的人,这样你就会明白为什么要结婚。”
   ...

用几幅灵魂画作来弥补一下。
(我真的不是黑粉)

这个比上一次的置顶还重要!
我,我换了ID也换了头像,我怕你们认不出我。
我就是南北陌路。
当初取这个名字就觉得非主流,但是有象征意义。
象征我和尹毓恪南北两段各不相识。
现在他记住我了,那么南北不再陌路了,所以,就换了一个ID。
但南北陌路一直都是我的初心。
所以,所以不要因为我换了ID就不记得我了!!!

(上次置顶)
    还是蛮对不起大家的,因为我现在是正在读高一,又是在重高,所以课业蛮繁重的。所以从去年的一周三更变成了两更而且有时还并不准时。因为我们学校三番五次地补课,有时周末也没有,所以觉得很对不起大家。但当然我也不会因此荒废了LOFTER这个号,毕竟这是我第一次这...

【去年今日】


#纯属搞事情,言语不当,请见谅。
#我是真心爱他们的,没有黑任何一个人的意思。
#其实这是我去年的今天写的一篇文,现在才发出来。(不要打我)
#去年的文笔可能还有些稚嫩和智障,凑合着看吧。(别打我)
#所以写的是去年10.4的事情。
#焦迈奇生贺文。
#奇叔生日快乐鸭!每天都要开心鸭!

    “尹毓恪本王子的生日礼物呢?还不速速跪下双手奉上来!”
    尹毓恪白了他一眼:“嘁,幼稚。”
    “喏,接好了。”
    尹毓恪丢过一堆不明物体。
    焦迈奇...

【校园罗曼屎】拾叁


#纯属搞事情,言语不当,请见谅。
#我是真心爱他们的,没有黑任何一个人的意思。
#所有人均扮演女性角色。

侦探一对一审问
魏x黄
    “你怀疑的人是谁?”
    面对黄榕生,魏巡单刀直入地打开了话题,毕竟他还是很相信黄榕生的判断。
    “贾昱和焦迈奇吧,他们俩的时间都卡得刚刚好,动机也比较充足。”
    “他们两个之间你觉得谁的嫌疑更重一些呢?”
    魏巡想要更加确切的答案。
    “嗯……”
  ...

【论相亲遇到熟人怎么办】


#纯属搞事情,言语不当,请见谅。
#我是真心爱他们的,没有黑任何一个人的意思。
#去年尹毓恪生日的时候就写了一篇【论如何赶走相亲对象】而这一篇就相当于是它的姊妹篇。
#尹毓恪生贺文。

    “家宝啊,都这么大了。以前见你还是个小不点呢,我就知道你还没对象。我找人给你安排了个相亲,听她说那小伙子可不错,一看就很有福气……”
    “等等。小伙子?妈,是不是现在大姑还一直以为我是个女的?”
    “她老人家也是老糊涂了,但也不能辜负了人家的一片心意是吧?你到时候就应付一两句得了。”
   ...

【来过我生命的你】[黄榕生]&END

#纯属搞事情,言语不当,请见谅。

#我是真心爱他们的,没有黑任何一个人的意思。

#焦迈奇人生赢家。


    日军飞机早已远去,火药味弥漫在空中,久久未消散。

    焦迈奇背起行囊。

    里面装的是当年尹毓恪为他留下的那些珍贵器物,他和赵英博一起把它埋在了一棵竹子下,才使得它幸免于这场灾难。

    可是有这些东西有什么用?

    焦迈奇嘲讽地冷笑一声。...


男神x你【溶话】

#纯属搞事情,言语不当,请见谅。

#我是真心爱他们的,没有黑任何一个人的意思。

#本来是打算9.60作为《悲伤逆流成河》上映的贺文发出来的,结果没想到它提档了。刚好9.21那天我在学校,索性就今天发一篇迟到的贺文。

    “啊啊啊啊啊啊啊!我家赵英博怎么可以这么帅!”

    “那个……朋友,你似乎抓错人了。”

     你在电影院激动得紧握朋友的手,却没想到你搞错了方向。

    “对不起,对不起。”

 ...

[占tag祝福]

中秋快乐!

我是打算把文都攒到今天一起发的。

所以这周末就没有发文。

那么希望大家身体都要好好的,心情也要好好的,好好活着,活得开心,祝你们幸福。

祝你们今天能吃到和尹毓恪头一样大的月饼。

男神x你【From A to Z】三

#纯属搞事情,言语不当,请见谅。
#我是真心爱他们的,没有黑任何一个人的意思。
#我忘记把【校园罗曼屎】的手稿带回来了,我以为它在家里。我有错。所以用男神x你补偿。
#然而没有奇叔,我有错。
#人设并不存在。

赵英博
I ideal
    You,my ideals.

贾昱
J jealous
     I keep a jealous eye over you.

尹毓恪
K keep
     I promise that I will keep to your heart.

黄榕生
L last...

【来过我生命的你】[赵英博篇]


#纯属搞事情,言语不当,请见谅。
#我是真心爱他们的,没有黑任何一个人的意思。
#焦迈奇人生赢家。

    焦迈奇睁开眼的时候还有些凌乱。
    我是谁?
    我在哪?
    我在干什么?
    “你醒了?”
    氤氲点热气中一个瘦弱的身影朝他走来,“我看见你到在路边就冒昧地把你带了过来。”
    焦迈奇还没有反应过来,大脑持续空白。
    我居然晕了?
 ...

男神x你【From A to Z】二

#纯属搞事情,言语不当,请见谅。

#我是真心爱他们的,没有黑任何一个人的意思。

#要是出现什么语法错误,欢迎指出。

#其实只是为了练英语(并没有)才写的这样一个东西,人设什么的不要在意。


赵英博

D dazzle

    I was dazzled by your beauty.


贾昱

E enthusiasm

    My enthusiasm to you never be ebbing away.


尹毓恪

F fairy

    Our story is a...

男神x你【From A to Z】一

#纯属搞事情,言语不当,请见谅。

#我是真心爱他们的,没有黑任何一个人的意思。

#我对不起你们,昨天满脑子都是赶紧放学回家看尹毓恪直播,这就导致了我把手稿落在了家里。

#我错了,下周更三篇!

#这一篇是昨天临时写的,短小而不精悍。

#要是出现什么语法错误,欢迎指出。


尹毓恪

A  alone

    I'll never be alone,because you are living in my heart.


黄榕生

B  bring

    What brings you in...

【占tag致歉】

不是退圈!

我懒,这几天都不想打字了,还有一篇策划没有写,所以,所以下一次发文的时间就是下周末,也就是9月7.8号。然后以后会改成每周两篇文。因为……我懒。

主要是因为我在暑假基本上都没有动笔写过文,现在库存告急。(虽然还有几篇长篇)

等我屯的文够多了,我再改回每周三更好吧。

嗯,就这样吧。

好好学习,天天向上,祝你们幸福。

不管现在怎样,一切都会好起来。

溜了,溜了。

    我跟你们讲,昨天直播奇毓发糖了!

    (这是个有点随便的糖,慎看,不要当真)

    (和那个高仿的奇叔没有关系)

    如果有去年10月份开始就一直在关注我LOFTER或者看过我在超话里面发的几篇旧文的话,应该对【春宵苦短】这个标题有印象。

    讲的大概就是尹毓恪天天都要直播,然后他就想靠粉丝点歌他来唱打发直播的时间。点了几首歌之后有人点了《七月上》,于是尹毓恪就唱了。...

昨天晚上睡觉前写下的一堆七不扯八的文案。

那个,将就着看吧。(对了,今天没有文,最近几天被尹毓恪的直播什么的迷了心窍)


    这是少年的银河

    它汇聚了大千世界的浮生百态

    接纳了凡夫俗子的七情六欲

    包容了一切是非对错

    搜集了所以现实虚无

    这是少年的银河...


【Pony】seven&END.

#纯属搞事情,言语不当,请见谅。
#我是真心爱他们的,没有黑任何一个人的意思。
#信件格式。
  
  
-2777年9月29日
  赵英博如往常一样查收今日的报纸,却意外地发现了一个纸箱出现在了家门口。放在最上面的是一封信。赵英博满心欢喜地打开,不一会儿笑容凝住了。
  
致黄先生的家属:
  我们在此很遗憾地告知您,黄先生于两年前的7月7日英勇牺牲。很抱歉让您现在才收到这一份死亡通知书。箱子里是黄先生的遗物。有一串项链和佛珠是他上战场前交予我们保管的。我们也完好无损地送到了您的手中。
  节哀。
  
  赵英博浑浑噩噩地抱着箱子,刚进房间就瘫倒在门口。
  箱子里除了一些简单的衣物与生活用品,就是他四年来给黄榕生...

【来过我生命的你】[尹毓恪]

#纯属搞事情,言语不当,请见谅。

#我是真心爱他们的,没有黑任何一个人的意思。

#人生赢家焦迈奇。


    这个世界疯狂,腐败,没人性,您却清醒,温柔,一尘不染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——《写给让一保尔·萨特的情书》


在这个灯红酒绿,觥筹交错的上海,曾有一颗耀眼的星辰,他是这个时代的宠儿,最终也被这个时代所堙没。


    其实于焦迈奇而言,他对尹毓恪确确实实算是一见钟情。...

恳请您们四个赶紧在一起吧!

暴风式哭泣。

为何您们这么甜!

今日懒惰再次使我不想更文。

我一定要学会电脑作图和剪辑视频!

【活】

#今天没有文。

    这是一个由2.1晚上和朋友聊天引发的一系列感想。


    那段时间朋友来找我,晚上我们两个睡在一起。

    躺在床上,朋友也上来了,然后喊了一句“尹毓恪的女人,还醒着吗?”

    这句话让我想装睡都难。

    于是乎我就坐起来了。

    “我想hg了。”

    (她喜...

【钻穿作用】

#纯属搞事情,言语不当,请见谅。

#我是真心爱他们的没有黑任何一个人的意思。

#赵英博生贺文。

#预祝《悲伤逆流成河》电影票房大卖。

#因为写文的时候还没有看这本小说,现在也懒得改了,所以涉及原著内容(包括演员,导演什么的)的大家别当真,是我编的。😂


    赵英博忙着拍戏已经三天三夜没有合眼了。

    中场休息时,赵英博坐在一旁使劲钻研着剧本。

    这是他今晚最后的一场戏,台词已然熟记于心,但赵英博的情绪一直提不上来,总是NG。...


    昨天陪朋友去市中心打印她偶像的照片。

    因为店子里面会提前打印一些当红明星的照片。我当时就和朋友抱怨说17年kn还是太小众了,根本没有见过哪家店有现成的照片,卡贴,徽章,海报,抱枕,明信片什么的。

    聊着聊着,我的眼前忽然一亮。

    电脑的前面贴着几张大小不同的照片,是为了让顾客挑选合适的大小。

    重点就是,第一张照片是尹毓恪和焦迈奇同框的一张照片!!!...


【PONY】six

#纯属搞事情,言语不当,请见谅。
#我是真心爱他们的,没有黑任何一个人的意思。
#信件格式。
  
黄榕生
  始于2777年8月21日晚上7点7分。
  今天一天,尹毓恪和焦迈奇都在陪我过生日。
  可他们走了以后,我反而更加空虚。
  先前的狂欢好像只是把现在的孤寂衬得更加凄凉了。
  又是一个没有你的生日。
  今年的愿望就是想看看现在的你。
  四年过去了,没有一张你的照片。
  不知道部队的理发师水平怎么样?
  黑了?白了?胖了?瘦了?
  太久没见,甚是想念。
  止于2777年8月21日晚上7点17分。
           ...

【远辰】下

#纯属搞事情,言语不当,请见谅。
#我是真心爱他们的,没有黑任何一个人的意思。
#这是一篇结尾异常草率的文,各位谨慎浏览。
  
  
  焦迈奇已经出院很多天了。
  可他还是每天来找尹毓恪,美其名曰做康复检查。
  “别人没事进都不想进医院,你倒好,巴不得住在医院里。”
  “哪有,我只是想赖着你不走而已。”
  焦迈奇用手撑着脑袋,直愣愣地盯着尹毓恪伏案工作。
  尹毓恪倒也习惯了他的存在,有时还有一搭没一搭地和他闲聊着。
  
  “老师,老师。”
  男孩气喘吁吁地跑进来,“又有医患家属来闹事了!”
  “先生,请您冷静一点。”
  “冷静个屁!我的孩子死在了你们医院里,你们把孩子还给我!不然我就赖在这里不走了。...

© 祝周 | Powered by LOFTER